今天是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民情 > 正文

陕西一位省劳模、市人大代表彭世明的悲惨遭遇

   来源:中国法治推进网   日期:2016-10-13 20:43:19
导读: 彭世明,一位陕西安康健平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汉滨区第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安康市第二届人大代表
     彭世明,一位陕西安康健平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汉滨区第十四、十五届人大代表,安康市第二届人大代表,汉滨区第十七届人大代表、安康市优秀企业家、安康市优秀党员、陕西省创业之星、陕西省“劳动模范”、中国建材工业经济研究会水泥专业委员会专家委员。
                               
    就这位对国家和人民有着重大贡献的“企业明星”,却在一桩企业之间普通的合同纠纷和民间借贷中,被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挪用资金罪羁押532天。只为换取自由,取保候审,按区检察院要求,以企业损失3200万元的代价,换取两张“谅解书”。
    2014年12月12日,汉滨区人民法院一审做出判决,认为检察机关指控的挪用资金罪不成立,彭世明无罪,予以当庭释放。一星期后,汉滨区检察院提起抗诉,认为汉滨区法院一审判决彭世明无罪的理由不成立。在查阅了相关案卷资料后,安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汉滨区检察院的抗诉不当,遂向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回抗诉。2015年5月28日,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签发裁定,准许安康市人民检察院撤诉,一审判决生效。
    2015年6月16日,彭世明向汉滨区人民检察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要求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和汉滨区人民检察院赔偿个人各种损失合计约3360万元。其中3200万元为因自己蒙冤按区检察院要求违心为换取两家企业所谓“谅解书”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6月26日,汉滨区人民检察院国家赔偿工作办公室已受理了彭世明的申请。2015年6月30日,汉滨区人大常委会恢复了彭世明的汉滨区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职务。
    然而,至今彭世明法院判决无罪的法律文书,已成为一纸空文;彭世明向汉滨区人民检察院递交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杳无音讯;而一手制造这起冤案的主要负责人汉滨区检察院院长唐奇,被上级领导“带病”推荐提拔任用。在哭天不应、叫地无门的惨境中,彭世明这位承受冤屈和磨难的刚强汉子,一位年年受省、市、区表彰的省级劳模和人大代表,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不得不向上级领导和中、省媒体发出悲切的呐喊……
    一位劳模、人大代表的悲惨遭遇
    中国法治推进网讯(记者 海 歌 吴峰 正 剑)2014年度,在以习近平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坚决打击司法腐败的社会背景下,一件件几乎被腐败和麻木淹没的冤假错案相继浮出水面,面对党中央坚决遏制司法腐败的声音,面对人民群众和媒体的拷问,一些歪曲法律,践踏公平和正义,蓄意制造触目惊心、冤假错案的所谓执法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和冲击。然而,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却顶风作案,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次又一次的制造出省级劳模、人大代表彭世明的冤假错案,并坚执己见,一错再错,拒不执行市、区两级法院法律判决文书,致使法定代表人彭世明身陷囹圄,以涉嫌挪用资金“莫须有”罪名两次羁押共计532天,导致一个明星股份制企业遭受天价的损失。
    在司法纠错的大背景下,彭世明冤案是如何出笼的?在《中国新闻报》,近期刊登的安康市首位专职作家傅世存先生《关于陕西安康健平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彭世明案,司法纠错大背景下,冤案如何出笼》一文中,对彭世明冤案的来龙去脉,作出了公正、翔实的披露和诠释。
    2014年12月12日这一天,寒冷的狂风呼啸的刮着,阴霾的天气笼罩在陕西省安康市的上空……
    就在这一天,一个备受当地人们关注的企业法人、一个连任两届的区、市人大代表,在两次被逮捕羁押的情况下,被一审法院审理宣告无罪,从看守所的大门走了出来……
亲人们、朋友们纷纷扑上前和其拥抱、问候,面对亲友们的关爱,获得自由的彭世明禁不住痛哭失声……
    “男儿有泪不轻弹”,而眼下,一个在大庭广众失声痛哭的男子汉,经受牢狱之灾,饱受经济和精神痛苦的彭世明,该有多少冤屈要向亲朋好友们倾诉,要向社会倾诉啊!
    一、“风水宝地”祸起萧墙。时间还得从2010年7月说起,经企业股东、法律顾问李某介绍,彭世明于2010年7月8日代表安康健平水泥有限公司和安康市天工房地产公司签订了《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合作开发健平公司七里沟老厂区因搬迁闲置的近50亩土地。按照约定,合同签订10日内乙方(天工房地产公司)付给甲方(健平水泥有限公司)合同保证金1000万元;而在约定期限内,乙方没有支付保证金。因此,甲方召开董事会派人调查天工房地产公司的经济实力,经调查该公司没有合作开发该宗地的经济实力,天工公司用与健平水泥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向社会融资支付甲方保证金。直至月末,除从天工房地产公司账上给健平水泥有限公司300万以外,其它的700万均来自社会自然人融资分10次汇给甲方。

    据此,健平水泥有限公司股东们认为乙方不具备合作的实力,要求其根据公司法有关条款出具履约能力担保,否则解除合同。然而,乙方既不出据履约担保又不愿解除合同,如要解除合同甲方需承担巨额违约金,经过多次协商无果后。2010年12月28日健平水泥有限公司向汉滨区法院对天工房地产公司提起诉讼,请求依法解除合同。
    由于健平水泥有限公司老厂区地理位置特殊,紧邻汉江,交通便利,具有很大的商业开发价值,来商谈合作项目开发的公司有十几家,为抓住商业机遇,保证企业利益最大化,彭世明和所有来访的公司都见面商谈,对有诚意的投资合作企业都签订了意向协议或附生效条件的合同,并把处理与天工房地产公司的矛盾列入合同条款。健平水泥有限公司总结与天工房地产公司的合作经验,于2010年8月28日、30日同陕西新澳源置业公司郭凯旋和重庆中元投资公司分别签订了《帝标国际大酒店和江景小区合作开发合同》与《公司组建协议》,然后依据合同条件优惠程度和经济实力进行考察及召开董事会选择合作对象。合同签订前,健平水泥有限公司曾向新澳源公司郭凯旋借款1000万元,加之王凯称其在西安东郊的楼盘收回了大量的售楼款。在所有合同中,健平公司所占的股权比例最高(48%),为使企业达到利益最大化,健平公司确定与新澳源郭凯旋合作。郭凯旋立即开始做市场调研和规划设计。
恰逢此时,安康化工厂因内部管理发生矛盾要向外转让,化工厂负责人找到彭世明,彭认为是商机,遂将情况告诉王凯,并请王凯到化工厂考察,王认为化工厂有120多亩土地,紧靠香溪公园,整个厂区处在山水缭绕和树林之中,离城区不到3公里,可开发为高档别墅区,利润相当可观。因此决定先借给彭世明1000万元购买化工厂的股权,先介入化工厂的经营为以后的开发取得主动权,等七里沟项目开发结束后再开发化工厂,股权分配等开发时再做决定。2010年10月21日郭凯旋让其朋友给彭世明个人账户汇款1000万元,彭即将此笔款项汇入化工厂    用于购买39.16%的股权,2011年1月25日,化工厂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彭世明。
    然而在开发七里沟房地产项目进展的过程中,由于多种原因,王凯迟迟不能拿到规划批文,项目也无法继续向前推进,合作双方都担心拖的太久会导致项目流产,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重庆中元投资公司是安康市城建局招商引资到安康的,声称能够协调各种关系。所以为了减小风险,发挥各自的优势,加快项目进度,商定由健平水泥有限公司、重庆中元投资公司和新澳源三方合作,并于2011年1月13日签订了《项目共同开发协议》,在协议条件中对解决原健平水泥有限公司和天工房地产公司签订的《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遗留问题也作了专门约定。
    由于房地产市场的变化,郭凯旋在其它地方也有投资,资金非常紧张,不能按三方协议履约,想要退出合作又怕承担违约责任,便长时间离开安康音信全无。
自从彭世明接手安康市化工厂后,因不熟悉化工厂的经营,加上化工厂为民用炸药生产企业,安全责任重大,分身无术,于是,在2012年1月15日将化工厂股权全部转让,所得资金借给健平水泥公司除偿还债务外,全部用于公司经营。
2012年6月8日,陕西新澳源公司郭凯旋突然到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报案称健平水泥有限公司彭世明涉嫌合同诈骗,由此,错案拉开了帷幕……
    汉滨区公安机关以彭世明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侦查。并于同年7月6日将彭世明刑事拘留,涉嫌资金高达3000万元。汉滨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彭世明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于是,将公安机关报请的3000万元剔除了2000万元以后,于同年8月11日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决定逮捕,在被羁押9个多月以后的2013年4月11日彭世明被取保候审,2014年4月3日再次被检察院逮捕。
开庭审理时,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彭世明辩解所有的款项都是个人之间的借款,有借条为证,与郭凯旋所在的公司和自己的公司都没有任何关系,自己无罪。
    围绕这一焦点问题,就让我们随着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还原本案的事实真相……
    二、巨额款项是借还是投资?是决定本案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行为的关键依据汉滨区公安机关的侦查,2012年6月8日,与彭世明合作的郭凯旋以彭世明与另外两家公司签订了同宗土地合同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以彭世明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侦查。并于同年7月6日将彭世明刑事拘留,汉滨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彭世明够不成合同诈骗罪,于是,将公安机关报请批捕涉嫌合同诈骗罪中的3000万元剔除2000万元以后,于同年8月11日以1000万元以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安康市汉滨区检察院决定逮捕,在被羁押9个多月以后的2013年4月11日彭世明被取保候审,2013年4月3日再次被检察院逮捕。
在庭审中,汉滨区检察院向汉滨区人民法院出示了彭世明与郭凯旋签订的共同开发合同:载明两个法人以单位名义出资共同设立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合同生效的条件是乙方即郭凯旋实际到位合同保证资金1000万元到彭世明账户,合同生效后,乙方再到位公司账户资金2000万元,其余款项陆续到位,如不需要暂时到位,原乙方向甲方即彭世明支付的资金为借款,待正式合同生效后,转为乙方投资。
    更为重要的是检察院在庭审中向人民法院提供了彭世明的两份借条。内容为“借条,因建厂资金困难,现特向某某公司(即郭凯旋的公司)借到现金1000万元整,待老厂区开发后偿还。”落款是陕西安康健平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彭世明,签名时间显示为2009年12月8日。第二份借条为“今借到郭凯旋现金1000万元整。”签名彭世明显示时间为2010年10月20日。
    经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彭世明与郭凯旋所签订合同后,郭凯旋并没有以公司的名义给彭世明支付1000万元保证金,而是以自己和一个朋友的个人账户向彭世明个人账户转入了1000万元,并注明该款用于彭世明所在公司的开支,时间是2010年7月26日、27日;2010年10月21日,郭凯旋再次让他的朋友以个人名义转入彭世明个人账户1000万元,次日,彭世明将这1000万元转入当地一家化工企业,用于购买该企业39.16%的股权。
    另查明:2010年7月8日,彭世明在与郭凯旋签订合同之前,与当地一家企业签订了一份合作合同,这家企业从同年7月26日才开始,以10个个人名义向他转款700万元,以公司名义向他转款300万元,合计1000万元。资金到账后,彭世明发现该公司实力不够,没有履行该协议的实际经济能力。于是,在该协议签订3个月后,请求人民法院解除该合同,并由此产生了同年8月底彭世明与郭凯旋合作的新合同。
2012年6月8日,郭凯旋以彭世明已与其它公司签订同宗土地开发合同后又和他签订合同,自己上当受骗为由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2012年7月4日,公安机关以彭世明涉嫌合同诈骗罪立案侦查。而事实是:健平公司与新澳源公司签订的合同是由郭凯旋起草的,在合同条款中(七.约定事项.11.当壹号合同解除或进入法律程序此合同生效。)对原来签订的合同处理有约定。这与本文开篇彭世明的个人陈述相一致。
    由于彭世明系区、市两级人大代表,公安机关请求人大机关批准才能对彭世明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而2012年7月6日对彭世明采取强制措施,没有经过人大同意,时间显示汉滨区公安分局2010年7月9日才提请人大常委会,其对彭世明采取的拘留措施显然是违法的。
就在彭世明2012年7月6日被刑事拘留后,同年8月11日被汉滨区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罪决定逮捕。2013年4月11日被取保候审,2014年4月3日再次被逮捕。
    在这里,熟悉法律的人士一眼就可以看出,批捕机关在这里将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提请批捕的罪名进行了变更,公安机关将彭世明报给检察院提请逮捕的罪名是涉嫌合同诈骗罪,而检察院逮捕他的罪名是挪用资金罪。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定》(试行)321条:人民检察院办理审查逮捕案件,发现应当逮捕而公安机关未报请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建议公安机关报请批准逮捕。如果公安机关仍不报请批准逮捕或者不报请逮捕的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检察院也可以直接作出逮捕决定。
可是,汉滨区检察院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没有履行自己的这一法定义务,而是直接作出了对彭世明逮捕的决定。
    人们不仅要问,是什么原因让汉滨区检察院如此置法律于不顾,不该出手也出手?同时,在彭世明取保候审期间再次遭到逮捕的理由和依据又有什么法律依据呢?
    于是,一个守法的公民、一个人大代表、一个省级劳模、一个明星股份制的企业法人,两次锒铛入狱。
    三、扑朔迷离的资金往来,当事人是否涉嫌一女三嫁?由此产生的巨额损失更让彭世明呼天喊地!在汉滨区人民法院下达的(2014)汉滨刑初字第00090号判决书中可以看见,彭世明在与郭凯旋签订协议前,与当地一家企业于2010年7月8日签订了开发该宗土地的协议。
可是,该协议签订后,彭世明又发现该公司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于是,彭世明请求法院解除合同,并主动退回了该公司的300万元保证金。其他款因不是对方单位汇出无法退还。
但是,这家公司认为协议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在彭世明被羁押期间,由于厂内职工和彭世明的亲属多次到汉滨区检察院请求对彭世明取保候审,检察院的领导就对他们说,彭世明要取保候审,除非那两家公司对彭世明的行为进行谅解,不知道那条法律规定,取保候审的前提,不是按法律条款为依据,而是必须取得相关人士的谅解?这里面检察院究竟藏有什么“猫腻”?
为换取人身自由,2013元月24日彭世明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与新澳源公司王凯签订了《协议书》两千万元借款还20%股权价值最低3000万,还要再付500万现金合计3500万。同样,于2013年4月9日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又与安康天工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了《协议书》,而当地中级法院的调解时间为2013年4 月11日下午2 点多,这个时间彭世明正被羁押在看守所,而与这家公司签订了退款和补偿合计高达2200万元以后的当天下午6点多,彭世明就被取保候审了。
    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丧失了人身自由的人,签订这样的调解协议是不是自己真实意思的表示?区检察院是不是一方趁人之危?是不是显失公平?是否利用执法公权力,为他人变相讨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这样的协议却被冠以法的名义?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面对这样不公平而自己又无可奈何的协议,彭世明在看守所热泪长流,真正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啊!他真想一头撞死在监墙上,自己作为一个企业的法人,好多职工在下岗,在漂泊,甚至还有好多职工买不起房、看不起病。可是,自己千方百计想开发土地改变职工们命运的土地却被自己出卖了,巨额的资金被冠以法的名义剥夺了……彭世明的心在流泪、流血。
    这笔巨款,对一个仅有300余人的企业来说,平均每个职工就是5万余元啊!
    因此,在看守所,面对无论是公安干警还是检察院办案人员的询问,彭世明义愤填膺,多次质问区检察院办案人员:你们说我挪用资金,我挪用了谁的资金?证据在什么地方?明明是借款,借条都在那儿摆着,白纸黑字写着,你们为什么要指鹿为马、混淆是非?为什么硬要说我是挪用啊?你们为什么要诬陷我?诬陷我的目的是什么?我那么多的职工,他们下岗失业、生活贫困,钱都让你们给卷走了,他们怎么生活,你们的良知在哪里?
可是,一个失去了人身自由的人,一个在执法者眼中的犯罪分子,他的喊冤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换来的更是加倍的迫害和严惩。
这样的调解书职工们知道后,不知情的谩骂彭世明昏了头,是在出卖他们的利益、拿他们的活命钱换取自己的自由,减轻自己的罪孽!知情的组织下岗职工上访,一次又一次的堵住当地政府的大门……
    可是,政府有什么办法呢?不是提倡司法独立吗?难道还要政府干预司法的法律权力?党委、政府在司法面前,也显得束手无策。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彭世明昼夜难眠,他苦苦寻思和追问自己,作为一个股份制企业的法人,将自己员工的利益和企业的利益放在首位,在没有违背法律的前提下,实现企业利益最大化,选择自己最好的合作伙伴,怎么能说是一女三嫁呢?

    四、冤案昭雪。公理自有评说2014年12月12日,彭世明在再次被羁押了8个半月后,经汉滨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宣告无罪,至此,这个两次被汉滨区检察院逮捕的男子汉终于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迎来了第一米自由的阳光。
    拿着无罪的判决书,相继被羁押了18个月的彭世明满脸沧桑,热泪长流……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简单的经济合同纠纷和民间借债行为怎么在公安和检察机关就变成了合同诈骗和挪用资金罪?检察机关怎么在没有公安机关对不同罪名侦查的前提下,能随心所欲变更罪名对一个公民进行逮捕?这样的司法程序是否合法?
2015年9月7日,《华商报》记者王斌对彭世明冤案现状作了深入、追踪报道:
2014年12月12日,在历时3年,前后被羁押532天后,彭世明被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判决无罪并当庭释放。
终审获无罪,人大代表资格被恢复。
2014年12月12日,安康汉滨区人民法院对彭世明进行开庭审理。法院认为,有部分证据证实是合同投资款,但现有证据尚不够确实充分,遂宣判彭世明无罪,并当庭释放。
审判结束后,安康市汉滨区检察院于2014年12月19日向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2015年8月31日,据汉滨区法院一位负责该案的审判员介绍,汉滨区检察院作为公诉机关提出抗诉符合法律规定,在安康市中院审理中,安康市检察院认为汉滨区检察院抗诉不当后将抗诉撤回。
    015年5月28日,安康市中院作出终审裁定,在同意汉滨区检察院撤回刑事抗诉后,依法维持原判。
    至此,一个历时3年,被安康市汉滨区检察院数次发回补充侦查的案子,最终以证据不足,终审宣判无罪的方式落幕。
    “心累了!”2015年8月19日,彭世明向华商报记者连连表示,长期的牢狱生活让他两鬓已经斑白,家人的生活也因此遭受巨大伤害。而更让他心痛的是,企业不但蒙受了巨额经济损失,华商报记者在健平公司位于七里沟的老厂址看到,与同一旁的安康市博物馆相比,这片在规划图中高楼耸立的土地,如今依旧荒草丛生,而原本规划的汉水帝标城项目,也因彭世明的被羁押成为泡影。也错失了发展的最佳机遇。
    彭世明告诉华商报记者,2015年6月16日,他已经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并将安康市公安局汉滨分局、安康市汉滨区检察院列为赔偿义务机关。
    华商报记者从安康市汉滨区人大常委联络工作委员会处获悉,2015年6月30日,汉滨区人大常委会已恢复彭世明区人大代表的职务,并对此下达了文件。
    虽然案件已经宣判,但彭世明心中一连串的疑问,却并未随着被宣告无罪而找到答案。他百思不得其解:在自己取保候审前,汉滨区检察院凭什么要求我先取得对方谅解,使我蒙受3200万元的巨额经济损失?
    他始终不明白,一桩普通的借款纠纷,为何成了自己涉嫌挪用公款罪的“铁证”?他认为检方是别有用心将该案与健平公司和天工公司的合同纠纷案扯上关系。
    据其称,在第一次被羁押期间,其家属曾多次向安康市汉滨区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但令他没料到的是,他的取保候审却要以企业支付巨额赔偿的3200万元的代价方式完成。
    据彭世明介绍,汉滨区检察院多次要求健平公司与新澳源公司郭某、天工公司张某先分别达成和解,等对方出具“谅解书”后才能对其办理取保候审。
    2013年1月24日,健平公司与新澳源公司签订《谅解书》,健平公司出让20%股权,另支付500万资金,双方民事责任结清。
    同年4月11日,经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天工公司和健平公司达成调解协议,健平公司变卖部分股权,分三次向天工公司补偿2200万元,以解决合同纠纷。就在同一天,汉滨区检察院办理了对彭世明的取保候审告知书。
    对于这种巧合,彭世明认为是有人替这两家公司讨债,用公权力介入民事纠纷。
    2015年8月28日下午5时许,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检察院政工室负责人称,针对彭世明所反映的问题,目前上级检查机关已介入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将向社会公布。
据陕西连邦律师事务所陈辉律师介绍,如彭世明所说属实,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让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与案外人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并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决定变更强制措施(取保候审)的情形,且天工公司及新澳源公司不是彭世明涉嫌挪用资金罪案的被害人,他们之间是否达成谅解与该案不存在任何关系。除此之外,陈辉表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二十一条及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后,彭世明可以向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要求国家赔偿,赔偿标准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公正执法,有错必纠”,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始终坚守惩治法律腐败,严查滥用执法权的行动准则和铁的手腕。我们坚信,在党中央、国务院、高、检、法、司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国内外、中、省各大主流媒体的关注下,彭世明的冤案将得到公正、公平的处理,国家赔偿的希望之路就在明天!
    公理战胜邪恶,公道自有评说。国家重点新闻网《中国法治推进网》记者,将全力关注和追踪彭世明冤案,申请国家赔偿的事态状况和进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xmt@163.com
新媒体中心新闻热线029-88455676 广告代理:西安戏歆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