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态环保 > 正文

请不走垃圾场遗址遭罪—汉长安城遗址区垃圾倾倒情况调查

来源:陕西日报 日期:2017-02-22 21:58:29
导读:汉长安城遗址早在1961年就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又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为了保护这片遗址,人们一直做着努力。然而,保护之下还有垃圾成片。
        汉长安城遗址早在1961年就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又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为了保护这片遗址,人们一直做着努力。然而,保护之下还有垃圾成片,遗址之上还有“遗忘”,就在遗址区紧邻二环一片约400亩的垃圾堆放场地,赫然挑战着人们对遗址的想象。
 
 汉长安城遗址
 
唐代梨园遗址垃圾随意堆放 记者 沙莎 摄
 
唐代梨园遗址内的住户 记者 沙莎 摄
 
        36平方公里,汉长安城就是一座沉睡的城市。
        初春的一场大雪,让汉长安城遗址仿佛有了穿越历史的力量。
        然而,白雪覆盖下,这座巨大的古代城市中,现代人的垃圾覆盖的不仅仅是遗迹,还有对历史的尊重。

        唐梨园,不只被黄土覆盖还有垃圾
        沿着环城北路西段,到桃园北路,穿过一个半地下桥洞,走个四五百米就可以进入汉城湖景区,汉代这里是长安城的漕运河道。景区内碧波荡漾,所有绿化带里还布满了喷水龙头,环卫工骑着电动摩的,每隔十几分钟就转一圈,地面上一片碎纸屑都没有。
        然而,一墙之外,就在景区围墙与二环路之间,一片被栅栏围住的地方却上演着最刺眼的对比。
        沿着围墙寻找可进入的缺口,人畜粪便,焚烧的垃圾随时进入视野。穿过一个临时搭建的废品收购点,一片大的令人触目惊心的空地上,大量生活垃圾肆意地左躺一片,右躺一片。破家具、烂布、废桶、塑料瓶、黑乎乎的木头箱子……横竖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塑料袋飞来飞去,碎的掉渣的楼板、泡沫盒子,挡着行人的脚步。
        这里,垃圾不是一片片倾倒,而是一层层倾倒,垃圾之下还是垃圾。在垃圾场边缘还有人养着奶牛,奶牛懒洋洋地躺在高地上,咀嚼着垃圾和草料的混合物。
        荒地深处还有个用围墙围起来的墓园,凌乱的墓碑周围,几只野狗在来回逡巡。
        谁曾想,这块垃圾如山、家畜乱窜,还有墓园的荒地,极有可能就是唐代梨园遗址!
        著名学者李尤白先生经多年考究认为,“唐代梨园的真正遗址,在西安城西北六华里许的未央区未央宫乡大白杨村村西。”此观点已基本被学界认可。就在这层层垃圾堆叠的土地上,曾演绎过唐代梨园的风华。
        墙内是碧水蓝天,墙外却是堆满垃圾、一片狼藉的唐代梨园遗址。此“垃圾场”为何无人监管,它的归属权到底是谁?
        有村民介绍,此地归汉城湖管,也有人说是市水利局监管,阁老门村委会则称,“此地是市上的储备地,归市政府管理。”

        阁老门,一湖碧波边的废品收购村
        汉城湖有850亩的湖面。每一个走进这里的人都会感受到这里的惬意和美好。
        汪鹏,阁老门村做物理课补习教师,业余喜欢吹唢呐。经常在汉城湖边吹,他说“吹唢呐用气,汉城湖这儿空气好,我每天早上来练习唢呐,对肺气也好。”
        说起汉城湖,在村子住了两年的汪鹏打开了话匣子。“你看这里多美,对面的绿化带下面就是汉长安城,几千年了。可是我住的那个村子还真配不上这样厚重的历史。”
        汪鹏所说的村子,是汉城湖上临“垃圾场”,下靠遗址村——阁老门村。
        走在阁老门村的街上,放眼望去百余家废品回收站连排、连片,矮墙围起的小院内,废旧塑料、旧编织袋、旧轮胎、破衣物堆积如山。
        2月5日,一组“‘霾战西安’——‘锦绣未央’有了心病”的西安汉长安城遗址照片曝光,触目惊心的“垃圾围城”、严重的环境污染立即引起关注。
        阁老门村,占地2000多亩,住户600多户,计2000多人。村内常住人口超过1万,流动人口更高达4万左右。当地村民主要靠收取租赁房屋、土地的租金维持生计。外来人口居多,主要以做餐饮、贩卖水果蔬菜、养猪、废品回收等生意赚钱。
        据统计,阁老门村有190多家从事废品回收生意,占地面积达300多亩,也就是村里近六分之一的土地上堆放的是各种垃圾,近7000头猪的粪便臭气熏天。不少村民反映,天气热起来,空气就难以入鼻,回家就必须紧掩门窗,不然整个屋内都弥漫着刺鼻的恶臭。
        2月14日,记者前往阁老门村暗访,发现村内已无大面积的垃圾堆放情况,但仍有部分住户家中存有大量废品,且临近主街的一排矮墙围起的地方仍有垃圾堆放。
        2月16日,记者再次前往阁老门村,未央区街道办介绍了废品回收站整治情况。整治工作从2月8日展开,采取“干部包村到户”的方法,一个干部包一户。街道办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组织机械、人力清理无证废品收购站,将垃圾运往西安市垃圾填埋厂。截至今天,已取缔150多家废品回收户,运送垃圾3000吨。其中耗费人力600多人,机器340多台。”
        在垃圾处理现场,河南的杨女士专门在此处租用了4亩耕地,从事废品回收生意,每年的租金为2万元。杨女士说,“两天时间,我们自家雇佣拉走10多车,村委会帮着拉走20多车,这些废品价值达几十万元。”
        “仅在2队这块地上,像杨女士这样的外地生意人还有100多家,他们通过租赁当地人的耕地来堆放垃圾。”未央区街道办副主任吴海强说,“目前工作已接近尾声,大部分的垃圾已清理完毕,并覆盖黄土,有些还围起铁门防止有人倾倒垃圾。预计扫尾工作将在明天彻底完成。”
        “养猪的搬走了,收垃圾的清理了,久散不去的恶臭终于闻不到了。”来自江苏徐州做小本生意的陈先生说,“希望这样的新鲜空气、优美环境能持久一点吧。”

        遗址村,应生活着让遗址更美的人
        遗址村是有历史使命的,但是生存的困惑似乎也十分突出。
        不知何时,在阁老门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汉长安城遗址内外两重天,收入相差过万元。”地上的历史遗存、地下的瓦当文物,还有积淀千年的文化底蕴,汉长安城遗址无疑对西安乃至中华文明意义非凡,但遗址区内数万市民还要吃要喝、用水用电、盖房耕种。
        “目前,由于要保护汉长安城遗址,村上没有通行车辆。村上交通不便,老百姓只能自费建起了便民交通站,但依然出行不便。”阁老门村监督委员会的沈忠学,也是村里有名望的村民代表,说起遗址村建设也很无奈,“就拿这次废品回收站整改来说,我们也很欢迎。毕竟环境整洁了,空气干净了。可是村民利益收地租收不了了,养猪、收废品生意不能做了。收入减少也是现实。”
        有专家指出,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遗址区内不能搞开发建设,甚至连市政基础设施都不能建,遗址区内外群众生活、产业发展、城市形象的差距越来越大。目前遗址区内群众人均年收入约为1万元左右,仅为遗址区外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随着西安市行政中心北移,遗址区周边城市化进程全面提速,周边城中村改造致使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进入遗址区,5年累计流入人口已达近20万人。为了争取更多收益,越来越多的遗址区群众开始抢建乱盖,环境卫生也是日益恶化。依此态势,遗址区将可能变成西安最大的“城中村”。
        2011年9月和2013年4月,国家文物局、陕西省政府两次召开合作共建汉长安城国家大遗址保护特区工作会议。从会议纪要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特区的发展目标就是“要把遗产保护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生态建设、民生改善结合,积极探索文化遗产展示利用新模式,走出一条大遗址保护利用的新路子”
        沈忠学说:“从前些年来看,遗址村的保护观念比较守旧,创新不足,经济发展乏力、没有方向。现在,遗址村主要依托汉城湖的优势,这么好的地理环境,老百姓却守着金饭碗要饭。”
        谈及自己村子的建设,沈忠学其实也有很多想法和期待。“首先,搞好环境是必须的。垃圾再不能进村,村子干净了才有发展的可能。还有,应该引导村民以汉文化为主导,可以发展汉服饰、汉饮食等产业,也不失为遗址村发展经济的良策。我希望,政府能给我们这些村民多一些技术、管理和文化培训,让遗址村生活着让遗址更美的人。”

        声音 遗址村的垃圾和纠结
        一周请走千头猪,三天取缔百户废品回收站,村干部热火朝天、干劲十足;老百姓呼吸到新鲜空气,也拍手称好;当然垃圾收购站不能开了,房子和地租不出去了,生活怎么办?成为新的纠结。

        村委会:
        “整改后,村子环境好了,人心情也好了,对于村子未来的发展也奠定了基础,本身又依托汉城湖旅游业优势,整改必须要实施。”阁老门村街道办负责人说。
        从阁老门村委会了解到,只有少部分没租金收的村民和生意被叫停的垃圾回收站叫苦不迭,过半的村民对于养殖户搬离和废品回收站取缔整改表示理解支持。

        当地村民:
        “我觉得整改挺好的,至少不臭了,之前养猪的、收垃圾的把村子整得臭烘烘的,每天连门都不愿出,现在早上还能去汉城湖转转锻炼身体。”说起最近村里的整改,村民李女士深深地吸了一口难得的新鲜空气。
樊小丽,也是村里的老住户了,今年62岁的她对村里取缔废品回收站的整改却颇有不满。“村里整顿把回收垃圾的人全赶走了,这么大的村,现在没有收垃圾的也不行。自己家里的啤酒瓶、饮料瓶、纸盒子没人收,扔垃圾桶也浪费,没个专门回收的根本不行啊。”

        外来租户:
        家住宝鸡眉县的高女士,在阁老门村做贩卖水果的小生意。“我在这做生意有两年了,刚搬过来的时候,环境差得很,村子干啥的都有,养猪的、废品站、收破烂的把村子搞得又脏又乱还臭气熏天。从汉城湖门口到村子里都臭得受不了,每次回家必须把门窗都关住。年前把养猪的赶走了,过了年收破烂的也被取缔了,现在环境干净多了。”
来自河南做废品回收生意的一家七口却没有这么乐观。说起垃圾回收站整改,一个中年妇女咬牙切齿,“生意做不成了,连年也没过好。”说着便用铁链锁起了大门。

        观察 严管遗址上的村落
        古文化遗址没有为周边的村落引来大批量的观光游客,廉价的房屋、土地租金却吸引了大批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把回收来的大量的废品垃圾随意堆放在大片耕地上,“脏乱差”不仅成了整个村子的代名词,更严重影响了汉长安城遗址的环境。
        “在遗址区内从事的生产、生活行为,如果对遗址区环境造成污染、破坏的,应该严格制止。”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王建新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不得建设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不得进行可能影响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对已有的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设施,应当限期治理。
        占地65平方公里的汉长安城遗址1961年就被批准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长久遭受“垃圾围城”环境问题的困扰。王建新认为,出现垃圾随意堆放,废品回收站肆意横行,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遗址村村民、干部只追求眼前利益,而不顾遗址保护;二是遗址村的环卫系统至今未纳入市政卫生系统;三是相关政府部门不作为,管理、监督力度不够。
        显然,对遗址村的管理无疑是解决汉长安城遗址区环境问题的关键。王建新说:“首先应从制度入手,将遗址村环卫系统纳入市政卫生系统;其次要严格执法,限制从事影响遗址区环境的生产行为,将居民的生产、生活和遗址的保护、展示、旅游结合起来,是遗址村经济发展的趋势,以此实现古代遗址与现代居民的和谐共处。”
        古文化遗址是国家的、民族的,对于汉长安城遗址区居民来说,遗址保护为自身的发展戴上沉重枷锁,经济发展缓慢无疑助长了环境污染的恶习。“如果有相应的补偿机制,遗址区环境可能会比现在好很多吧。”王建新说。( 沙莎  王姗 郭诗梦)


 
实习编辑:高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xmt@163.com
新媒体中心新闻热线029-88455676 广告代理:西安戏歆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