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三访国医大师张学文

      日期:2019-09-26 14:56:32
导读:谨以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
编者按:
        岐黄故里出大师,悬壶济世七十载。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1949年从医,医龄与共和国同岁。在共和国70华诞前夕,在张大师从医70年之时,记者分别於4月22日、5月6日、7月1日98周年建党日三次到陕西中医药大学、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陕西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以及张学文诊所四地拜访随访了首届国医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著名中医内科学家、陕西中医药大学名誉校长、终身教授张学文。他是2009年被国家两部一局评为首届“国医大师”,是西北地区唯一享有此项殊荣的中医专家。每次见到85岁高龄的张老先生都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谈吐中给人印象一直是从容淡定、举止儒雅。他那慈祥的面容以及慢悠悠的陕南话,让人感到亲切、温暖、没有距离。接触多了,人们会被他那高深的理论见解、深厚的中医功底所折服。在同仁眼里,他说话幽默风趣,一起工作开心快乐,能使患者在精神愉悦中解除痛苦;在患者心中,他既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父兄朋友,也是言必引经、用必据典的专家教授,更是德高望重、医术精湛的名医大家。
        为做好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宣传工作,全面回顾70年来我国卫生健康事业改革发展历程,弘扬卫生健康崇高精神,我们推出“共和国名医——我从医这70年”大型访谈专题。专题聚焦于与共和国共同成长的老一辈医务工作者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以他的故事展现70年来几代卫生健康工作者的精神风貌和突出贡献。这里让我们通过国医大师的讲述,回望初心、重温征程、激励后辈,一起回望我国中医药事业步稳蹄疾的70年。
        在这里一并感谢为我们提供有关资料的媒体同行(包括报社、电台电视台、新闻网站记者),以及张大师的亲传弟子董斌医生和张大师的邻居、陕西中医药大学第三届优秀生77岁的张玉庆教授、主任医师。谨以此文献给祖国母亲70华诞的贺礼,祝祖国母亲生日快乐!





2009年张学文同志荣获国医大师奖章


2009年,张学文同志荣获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授予的国医大师荣誉称号。

 
        国医大师张学文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汉中当地的名医,祖上“致和堂”的牌匾至今还存放在老家的宅子里。从张学文的祖父至张学文的儿孙辈,他的家族有5代15人从事中医药事业。1949 年,张学文考上中学, 同年,在父亲的坚持下,张学文弃学从医,14岁便随父学医,辨识药材,每天“鸡鸣而起,星高而息”。白天张学文随父出诊,夜晚回来还要在父亲督促下背诵各种医书药典。从此走上了中医这条“不归路”,至今已经整整走过了70个春秋。
        记者:张大师您好!今年高寿?
        张学文:85岁
        记者:张大师您好!您从医多长时间了?
        张学文:1949年从医至今已整整70年,医龄与共和国同岁。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入党的?
        张学文:66年正式入党,至今已有53年的党龄了。
        记者:您每周出诊几次?
        张学文:每周出诊五次。
        记者:听说您昨晚9点多才从外地回来?
        张学文:是的。作为“中医中药中国行——中医药健康你我他 2019年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继续教育项目”,我参加了《国医大师张学文教授传承工作站揭牌仪式》暨《张学文教授学术思想研讨班、中医适宜技术推广培训班开幕式》,期间做了有关工作。6月30日晚上9点多回到家。
        记者:1949年,新中国成立,您当时在做什么?
        张学文:其实学中医并非我的本意。年少时我很想一直上学,但父亲觉得家里至少要有一个人继承祖业,于是在兄弟三人中选定了我。新中国成立那年,也就是1949年才上初一的我,心里极不情愿地回家跟着父亲开始学医。从不喜欢开始,到最后爱上丢不下,此生我就这样与中医结缘了。
        记者:建国之前我国中医发展状况如何?建国之后有明显变化吗?
        张学文:建国之前,整个汉中市没有一家公立的中医院,都是中医诊所,这类中医诊所都是几个人商量着凑起来开的,我们家开的叫武乡镇第二联合中医诊所,在汉中市汉台区。
        而且,建国之前管理不规范,开设中医诊所没有任何审批手续,任何人想开都能开。但是建国后管理逐渐规范,有了相关的规定,凡是没有通过处方权考试的都没有资格看病开药,考试过了之后才有资格开处方。
        我是1953年参加的处方权考试。当时和我同一批考试的有50多个人,我是年龄最小的。这次考试之后,我拿到了处方权。此后的3年,我一直跟着父亲在家里的诊所行医。
        1956年,政府组织开展汉中专区中医进修班。层层上报后,我获得了这次机会,用了一年时间,系统学习了《内径》《伤寒杂病论》等经典著作。
        记者:那您是什么时候到陕西中医学院读书的呢?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张学文:我是1958年5月正式到陕西省中医进修学校上学的,1959年5月毕业。
        那时候得先坐火车到宝鸡,然后再倒车到西安,交通非常不便。因此,我非常珍惜当时的学习机会。
        当时我们上学的地点就在老卫生厅后边,只有4间房子,这就算是个学校了。我自己感觉基础比较差,所以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到隔壁的莲湖公园扯开嗓子背书去了,那个时候背了很多古典的东西,《金匮要略》《伤寒论》等等都是那个时候背的。


 
 
        记者:您毕业之后就留校了吗?
        张学文:是的。1959年5月毕业时,我是不愿意留校的,我想要回汉中去。因为当时人才短缺,汉中那边的政府领导想让我回家乡去协助办卫校,给当地培养学生。我想为家乡做一点事情,就想着要回去。
        但是当时学院又不愿意放我回去,希望我能留在学校继续做贡献。后来经过深思熟虑,我想着汉中毕竟只是一个市,我回到汉中,服务的只不过是汉中一个市的人。而留在母校,面对的是全省,这样可以为整个陕西省培养人才,为人民服务的范围更大一些,于是就下定决心留校了。
        记者:留校工作之后有没有再参加学习或培训呢?
        张学文:留校之后没多久,国家卫生部举办“全国首届温病师资班”,当时在全国4个地方设了点,学院派我去了南京,我便开始跟着南京温病教研室主任孟澍江老师学习。南京的中医发展水平比陕西强,而孟澍江老师在传播温病研究方面也是首屈一指,我在南京跟着他学习到了很多东西。
        在南京学习的时候,正巧赶上国家卫生部要求南京中医学院(现南京中医药大学)编写《温病学》教材,因为他们人手不够,我就加入到了教材编写的队伍之中。原本计划3个月的学习时间,延长到了8个月。教材编写完成之后才又回到了陕西中医学院。
        记者:重新回到学校之后,您都做了哪些工作?
        张学文:回来之后,我就一直留在学校从事医教研工作。虽然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温病,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学校比较小,人才也非常短缺,师资力量薄弱,所以哪里缺人我就去哪,也因此,当时没有哪个科室我没去过的,也没有哪门课程是我没教过的。
       我一开始搞温病研究,后来研究中风治疗,当时针对中风研制出了一种药,叫做通脉舒络液,专门治疗中风。后来这个药通过了省上的鉴定,成为了陕西省第一个由纯中药制成的静脉注射液。当时我们治疗中风患者全部用的都是西药,但是这个药研制成功之后,就都改用这个药了。
        那时候陕西中医学院还没有附属医院,只有一个校医院。但这个校医院是面向社会的,经常会有学校外面的人来看病,所以当时搞临床都是在这个地方,一周上3次班,一次半天。
        除了这些,还要经常下乡去看病,去做疫情预防的宣传科普。当时人才匮乏,我经常被派往省内外各地讲学、义诊、急救等。
        记得有一次,咸阳市兴平县(如今改为兴平市)发生了出血热的疫情,省上派出的第一批医疗队去了两个月收效不大,便又让陕西中医学院组织第二批医疗队。当时因为是传染病,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学院让我带队去兴平,我没想太多便答应了。到了兴平,发现当地医疗设备简陋,有很多25岁左右的年轻人性命危在旦夕。我们团队采用了中医疗法,用清热解毒法防治流行病。在用药上,我们使用了生石膏而不是煅石膏,且用量大,并煎熬至少30分钟以上。总的来说就是用药稳、认病准、药量狠。很快,这里的疫情得到了控制。
        记者: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张学文:最早我们没有附属医院,这也就意味着没有临床基地,所以建立附属医院也是当务之急。
        1940年冬,咸阳县卫生院成立,寄居凤凰台下安国寺,时乃咸阳唯一公立医院;1949年5月,人民政府接管,更名咸阳县人民卫生院;1951年5月易名咸阳专区人民卫生院,设立病房;1952年8月升格为陕西省咸阳人民医院,迁至城外西关(现安定路)。直属陕西省卫生厅管辖;1956年7月易名咸阳市第一医院;1961年5月易名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1984年7月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建设的中医医院;1995年12月迁至现址,为西北最早三级甲等中医医院;2015年5月,更名为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至今。



 
 
        记者:印象中,您好像始终没有脱离过临床一线。
        张学文:完全没有。1981年,我被任命为陕西中医学院副院长,1983—1987年担任陕西中医学院院长。我的思想上是有考虑的,我认为治病救人最重要,任何情况下,即便官当得再多再大,也不能脱离临床。
        记得当院长的时候,省上定期开会,而且要求必须参加。有一次刚好跟我去校医院的时间发生了冲突,我没有去开会,还被领导点名批评了。
        记者:您感到最乐趣的事情是什么?
        张学文:把多年的诊疗经验和心得体会传给学生,这是我现在最喜欢也是感到最有乐趣的一项工作。
        记者:从您自身的经历来看,您如何看待当今我国中医发展态势?
        张学文:以前和现在,那绝对是天壤之别。从中医上来讲,现在中医机构比以前多了很多,学习中医、从事中医的人也比以前多了,最重要的是现在中医发展水平提升了许多。
        就拿我们学校来说,最早就只有4间房子,师生都极其紧缺。但现在我们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下设14个教学单位、2所直属附属医院及陕西中医药大学制药厂和陕西医史博物馆的一所医理工文管协调发展的大学。
        就在前不久,我们学校晋升为陕西省一本招生院校,我的学生,陕西省名中医、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脑病科主任闫咏梅牵头完成的教学成果《中医研究生“院校+分层师承”培养模式的构建与实践》获得了2018年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这在我们学校是历史性的突破。还有我们学校副校长、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唐志书作为第二完成人参与完成的项目《中药资源产业化过程循环利用模式与适宜技术体系创建及其推广应用》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在我们学校也是重大的突破。
        这些虽然是我们学校的变化,但是充分折射出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中医药事业的大发展和大变化。
        国家现在非常重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越来越重视并完善中医药体系。从国家到地方,从省到农村已经开始狠狠抓基层中医药建设,重视疾病预防。我觉得现在中医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了。中医在美国的发展就很明显,以前只有加州有中医,其他地方都没有,现在已经发展到49个州都有开设中医馆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记者:请您谈谈做医生的感受?
        张学文:过去有句俗话,三年学个大大夫,十年学个小大夫,是有道理的。三年学个大大夫,自以为学个大夫啥都能治疗,为什么?是因为东西知道的太少了。现在,慢慢知道为什么这个药有作用,为什么这个病这样转换,这个道理慢慢就知道了,为啥反而成小大夫了。越学越精,越知道害怕了,不敢用量用药了,啥都得仔细认真了。
        记者:张老您举例当医生的感受好吗?
        张学文:好的。具体讲:比如,我用药爱用丹参,大家也都知道这个药,我念了药性赋,丹参平苦补心血,知道了这是个补心血的,但现在都不补心血,瘀了用丹参通,实际上丹参主要作用是补心血,破宿生新调经脉,是破瘀血,生新血,调和经脉的。长期睡眠不好,就会出现心慌气短,胸闷等这些症状,用上丹参以后慢慢这些东西就缓解了,这都不是破宿的问题。但是,丹参用过三十克以后,本来大便正常,大便就稀了。中医有个特点,如何把副作用转成正作用来用,把它的缺点变成优势,老年人像我们这个年龄,七八十岁的人,大便比较干是常规,它也不算是重病,这个时候如果用上丹参,用巧了,我把它的副作用拿过来调动积极性,成正作用,正能量了,这些东西都是慢慢临床时间长了才了解总结的,现在看这么多病人,学了这么几十年,没见过的东西还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也很多,继续学吧,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看到老。
    记者:张老,您参与编写制定或出版发行了那些教材书籍?
    张学文:我分别参与制定的《中风病中医诊断、疗效评定标准》开创了我国中医诊断与疗效评定标准的先河。几十年来,先后发表过70余篇学术论文,出版了《张学文中医世家经验辑要》《医学求索集》《疑难病论治》及《中风病》等10余部学术专著。此外,参与了《中医内科学》《中西医结合内科》等全国统编教材书籍的编写工作。
        记者:您对心理疗法怎样看待?
        张学文:心理疗法也很重要。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缺一不可。刚才你也看到我和病人交流了很长时间,不但要了解她的个人情况,必要时还要了解她的家庭状况,最后得出她的病情与她的家庭有很大的原因,这样找出病因,对症下药,并给她讲明以后的注意事项,也只有这样才能让病人从根本上摆脱病痛,早日康复,这也叫标本兼治。中医讲,郁乃百病之源。病人的情志因素很多时候都和病情息息相关。这和把脉问诊“重情志”“问眠便”的理念一脉相承。




 
        记者:您对中医传承有什么寄语?
        张学文:传承要有思想,要有内容,要有方法,要有医德,要有问题。
        记者:学生究竟如何培养?听您弟子讲“大锅饭+小锅炒”,请您谈谈?
        张学文: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我的祖上“致和堂”的牌匾,至今仍保存在汉中老家的宅子里。中医发展,重在传承。如今的我有两个爱好,一个是看病,另一个是带学生。学生究竟如何培养?在我看来,答案就是“大锅饭+小锅炒”。
        各类中医药院校教育,称为“大锅饭”;师承等其他形式教育,称为“小锅炒”。“大锅饭”是培养人才的主导方向,但临床名医资源匮乏;“小锅炒”曾发挥重要作用,但培养人数偏少,难以满足需求。二者取长补短,方为正道。
    陕西中医药大学二附院中医科医生董斌,如今跟随我,已学艺八载。我带着徒弟,一边诊脉,一边会嘱咐徒弟:从脉搏跳动的快慢、强弱以及有无间歇,可判断患者病情的轻重。接诊中遇到特殊病例,我会就临床施教,这比课堂上的纯理论,更具穿透力。我对弟子董斌平日要求很严格,参师襄诊之余,他也熟稔于心,这样熟读经典、勤做临床、吸纳其他学科优势,进步很快。
        我除了在医院坐诊、带博士生外,还四处奔走讲学带徒。数十年来,我手把手培养的弟子,已超过百名。如今,很多学生已成为享誉全国、闻名海外的高级中医药专家。
        对现代医学,他们懂得多,我要向他们学习。教学相长,互有裨益。
        三年前,在我80寿辰之际,6名弟子从美国加州赶到陕西,齐聚在我家中。当年拜我学艺后,这些“中医文化火种”散播大洋彼岸,在海外华埠生根发芽。
        那天我带着他们,登药王山,拜孙思邈。我告诉弟子们,大医精诚,须精勤不倦、发恻隐之心。五湖四海走得再远,都须牢记中医文化的初心。
        记者:请张老师谈谈中医传承与获奖情况?
        张学文:2008年,被评为陕西省首届名老中医。2009年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评选为首批国医大师。1990年被国家二部一局确定为首批全国500名需要继承学术经验名老中医之一。1991年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陕西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2012年聘为陕西中医学院名誉院长。
        2017年荣获首届“岐黄中医药传承发展奖”。并先后荣获“培养中医药人才贡献奖”“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和“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优秀指导老师”等称号。
        国家“十五”攻关,需要继承学术的百名名老中医之一;卫生部“健康中国2020”战略规划研究专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治未病”专家;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届学术委员会委员。
        记者:我听您的弟子说,您经常帮助您的学生和同事?
        张学文:是的。我用自己的特殊津贴和奖金,帮助多位困难学生完成了学业,我经常给学生和同事们讲的话就是国家和学院培养了我,给了我很多厚待,我只想竭尽所能,做好国家、学校交付的任务,去帮助更多的人。


 
 后 记
        三次拜访随访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结束了。每次见到大师,每次都有收获,而且是一次比一次深刻。给我的启发是,三次的拜访随访不仅增添了我的医学知识,而且更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第一次拜访的时候我很谨慎,知道大师的时间紧迫且有限,只拟定了简短的五个采访提纲,并让他的亲传弟子董斌医生审阅,采访完后由于大家都很愉快,所以我和大师又相约要做三次采访,大师愉快的接受了邀约。其中最后一次拜访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是在大师专车上进行的,我将拟定好的采访主题读给大师听,他听后双手合十,连连点头称赞,表示道:“很好,谢谢记者同志!”大师的谦虚让我很惊喜、很感动!我对大师说,这次采访将之前我将有些媒体的报道,特别是对大学的有些历史时间都进行了一一核对,对于有出入的地方,我会采用学校及医院的碑文等第一手资料。大师说:“这才叫职业、敬业!”弟子董斌也赞许道:“您很敬业,很用心,很认真,很执着!”
        大师在叫号看病,看病叫号,中间不停顿不休息,每次都是这样。在开出处方之前,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和病人反复交流上,都用在望、闻、问、切时间上,很认真,很仔细记录病人的病例,诊断完后,他一边叫方(每味药多少克),弟子则坐在对面认真的在电脑上记录并拍照。记者注意到,在他的病人中,有夫妻二人,有母女二人,还有一家三口的,想必是也都知道大师的时间有限,病人都很珍惜让大师看病的机会。
        大师有个习惯,一定要等他看完病人才吃饭,在二附院看完病人已经一点多了,此时才提出吃午饭,在大师的再三邀请下我也陪同大师一起用了工作餐。饭后之余,这边大师回忆起他参加考试拿到处方权的故事,当时年纪最小,考试最好,交卷最早,他说这都受益于父亲的传承和自己的刻苦努力;那边弟子董斌在整理着资料,然后打印出来让大师一一签字,看着师傅流汗,弟子董斌又在旁边给大师扇扇。看着他们师徒之间工作与生活配合的这样默契,相处的这样融洽,让旁边的我们很感动,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真是名师出高徒,有什么样的师傅,就出什么样的徒弟。
        什么叫大医精诚,什么叫医德高尚,什么叫国医大师,什么叫师承传承。大师不但能医治好他的病人,而且传承好他的医术,更能让大家赞颂他的医德,感染周围的人。
        张学文,他就是我心目中的国医大师。


记者与国医大师张学文、大师亲传弟子(左)董斌医生一起合影留念 。
 
张学文教授简介
        男,汉族,1935年10月出生于陕西汉中。国医大师、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导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重点学科建设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大科技成果评审委员,卫生部“健康中国2020”战略规划研究专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治未病”专家,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全国中医脑病专业委员会学术顾问,陕西省中医学会内科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陕西省科技进步奖评审委员,陕西省政协委员,《中医杂志》《中国中医急症》等多种学术杂志、报刊编委,1990年被国家两部一局确定为首批全国500名需配备学术经验继承人的名老中医专家之一,国家“十五”攻关需要继承学术经验的百名名老中医之一,1991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有突出贡献的专家。2009年被国家两部一局评为首届“国医大师”,是西北地区唯一享有此项殊荣的中医专家。他从医70年,执教60余载,在中医急症、脑病、温病、疑难病等领域均有颇高造诣,有“中医急症高手”之美誉。大师治学博采众长,治病师古不泥,辨证匠心独运,遣方用药屡见卓效。提出“颅脑水瘀证”新观点,将瘀、水、热、毒四大病因有机结合,从而开辟了中医治疗脑病的新途径;他勇于创新,将临床证明的有效方药通过实验创制成了中药静脉滴注剂、肌肉注射剂、肛肠灌注剂、片剂、口服液等剂型;他乐于临证、勤于笔耕,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先后出版的《张学文中医世家经验辑要》、《医学求索集》、《瘀血证治》、《疑难病论治》及《中风病》等10余部专著;先后荣获国家级及部省级科技奖十余项。
        他的成就和事迹分别被载入英国剑桥“世界名人传记中心”、美国《世界名人大辞典》《世界知识分子名人录》以及《中国当代中医名人志》《中国当代名人大典》《当代世界传统医学杰出人物》等书中。曾先后应邀去日本、美国、东南亚、欧洲、澳洲、非洲多个国家及港澳台地区进行学术交流。      
( 杨贤、慕容燕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xmt@163.com
新闻热线:029-88321872 88455676 新媒体中心:029—88455676 广告代理:陕西新健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