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正文

【战疫访谈】施秉银:武汉之行收获满满

   来源:健康导报   日期:2020-04-13 10:55:48
导读:3月31日,西安交大一附院国家医疗队结束支援武汉任务全员安全回到西安,自2020年2月4日,西安交大一附院院长施秉银带队驰援武汉,56天时间
<div class="rich_media_content " id="js_content"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overflow: hidden; color: rgb(51, 51, 51); font-size: 17px; overflow-wrap: break-word; text-align: justify; position: relative; z-index: 0;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letter-spacing:="" 0.544px;="" visibility:="" visible;"="">

3月31日,西安交大一附院国家医疗队结束支援武汉任务全员安全回到西安,自2020年2月4日,西安交大一附院院长施秉银带队驰援武汉,56天时间里,全体队员奋战在接管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七、八两个重症病区,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搏斗,共接收126名患者,其中96人治愈出院,26人由危重症或重症转为轻症,圆满完成救治任务。回陕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施秉银院长,他对此次战“疫”工作进行了深刻的总结,笑称别的医疗队是凯旋而归,自己则是“满载而归”。

 

第一、患者“病亡率”迅速归零让人满意

施秉银:疫情发生后,我的内心非常焦急,总想到一线去救治病人。从新闻报道中看到武汉的疫情如此严重,更是急迫地想去支援。此后,我在不同场合利用不同时机向上级请战。2月4日,我接到国家卫健委驰援武汉的命令,一刻不停,当晚即乘坐绿皮车奔向武汉。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从治疗入手,让病人不要再死亡了,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甚至想到去了以后能自己上手去管病人。

医疗队去了以后,整个武汉患者的死亡率还是比较高。我们刚刚接管病区,就去世了两名患者。工作几天以后,我们所在医院每天报出的死亡人数还是不少,后来我就建议成立一个“降低病亡率”小组,我做组长,华西医院、武大人民医院、上海中山医院各有一位专家加入,立刻就开始工作了。只要有死亡病例就汇报给我们,我们就讨论分析,查找原因,然后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再把这些意见反馈回去,反馈到所有医疗队。这个工作做了以后,成效非常显著。我们刚去的时候,最多一天死亡8、9个,这样做了以后很快死亡数字就减少,两三天后就出现了零死亡,然后再过了两三天以后,连着三天零死亡,包括我们接管的病区,不仅后来零死亡,而且绝大部分病人恢复得都非常好。在湖北省新闻发布会上,我把总结出的这些有益的经验向全国做了发布,所以这项工作我觉得非常满意。
 

第二,治疗与人文关怀相辅相成让人满意

 施秉银:我们一开始去的时候救治设施极为匮乏,当时我就给队员们强调,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考验我们的医疗水平。首先要对病人仔细观察,了解病情,根据病情变化,做出及时的治疗和调整。其次护理一定要到位,医疗护理要到位,生活护理也要做好。我们刚入驻的时候,病人吃饭喝水都成问题,有些病人很重的时候,吃饭喝水都不好,他的病就很难恢复。再次就是人文关怀一定要跟上,不能因为是传染病,不能因为隔离了,跟家人亲人见不上就没有了亲情。他们应该得到应有的人文关怀,这是我们去了以后反复开会强调的事,非常高兴团队做得很好。

医疗上面,医疗队的医生去了以后在病人床旁很认真地去查房。对一些特别重的病人,医生护士就会守在床边。因为有的时候病情变化快,特别是那些重病人,如果我们医生没在跟前,我们护士护理跟不上,病人一瞬间就会有生命危险。我们把这些工作都做得非常好,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很多病人从危重变成了重症,从重症变成了轻症,直至痊愈。


 

生活护理也做的很到位,有时病人不想吃饭,我们的医生护士就把宾馆配送的食物比如香肠、方便面、饮料,带去给病人。我们的护士千方百计给病人各种各样的关怀,病区刘爷爷过七十大寿,没有生日帽,护士用硬纸盒做了一顶,没有生日蛋糕,把酒店的小蛋糕组合到一起,还制作了生日卡、长寿面、荷包蛋,带去了苹果和汤圆,刘爷爷感动的热泪盈眶。有一个队员会画素描,她把我们在病区治疗护理病人的情景画成素描送给病人,让病人感觉很温暖。

医疗队时常在一起探讨怎样跟病人交流更顺畅,后来就想到建立医护患微信群的点子。微信群里面有病人,有医生护士,还有病人的家属,一下子把大家的关系拉近了。有了微信群以后,一天24小时跟病人可以保持联系。病人有任何的问题,我们第一时间就可以知晓;病人思想上有什么困惑焦虑,我们也能及时掌握,对症处理。

沟通对病人的恢复起到了极大的改善作用,有一个病人在微信上说,“我不知道你们谁是谁,因为你们“全副武装”,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们谁是谁;我只知道你们是西安交大一附院的医护人员,我向你们表达20分的感谢。”有一天我们一次出院5个病人,他们都抹眼泪,说交大一附院的医护人员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完全康复以后要到西安来看看医护人员。其中有位89岁的武汉大学老教授,他拉着我的手再三说,她的女儿在国外,她回来一定叫女儿到西安来看我。医院人文关怀做到位,也是我多年在医院管理上的要求,没想到在武汉完全实现了,所以非常满意。

 

第三、科学研究打下良好基础让人满意

施秉银:疫情开始时,我经常和一位科学家张呈生教授在一起探讨,他当年对SARS有深入研究,确定了SARS的发病机制,对后续治疗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我们俩深度讨论了以后,就想马上着手研究新冠病毒,希望能在疫苗的研发、在疾病发病机制的研究方面做些事情。通过科学研究,也能把临床上的治疗予以改进。我当时想,相比17年前,我们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想办法来做。所以我就给相关部门写申请,他们也很支持,因为陕西没有P3实验室,我甚至联系了外省寻找资源。

SARS期间我在发热门诊工作,当时并没有接触真正住院的病人。2月4日前,还没有得到去武汉的确切消息,于是我就进到医院的感染科,实地去看看收治的确诊病人的情况。只有亲眼看了,才能得到第一手资料,做科学研究才能有的放矢。

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我就新冠病毒的科研问题又紧急写了一个建议书,向国家层面做了反映,他们也很着急。我在前线与相关领导和人员沟通后,很快一支研究团队就到达了武汉,目前他们在武汉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研究的质量非常高,未来可能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我觉得非常满意。

采访期间,记者问到施院长,走之前是否与家人沟通和交流过。施院长笑笑说,其实这次去武汉,我给家里人把后事都交代了。我爱人对我倒没有过多担心,她只是对我说,你带这么多人出去,万一有点啥事,你怎么给人家家里人交代。说到这里,一惯坚强的施院长泪水溢满了眼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常见问题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888@163.com
新闻热线:029-88321872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