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正文

灾后余殇——大荔县朝邑镇霸城村灾情报告

      日期:2016-09-12 05:00:05
导读:接近40度的持续高温,又逢人为持续限电,无法降温,饮用断水,村民们眼看着庄家纷纷干死,老人小孩中暑生病倒下,却焦急又无奈。
             
        2016年8月中旬,对于陕西省大荔县朝邑镇霸城村的村民来说,经历的可算一场人间炼狱。接近40度的持续高温,又逢人为持续限电,无法降温,饮用断水,村民们眼看着庄家纷纷干死,老人小孩中暑生病倒下,却焦急又无奈。后幸得媒体呼吁,供电得以恢复。然而,灾难已然降临,损失已然造成,半月过去,村民们已逐渐抚平悲怆的情绪,灾后救助,便成了此时村民们最关心的问题。
       高温天气持续断电   多家媒体关注报道
       我是本文的作者,我叫刘晓,受灾的霸城村是我的家乡。
其实早在8月甚至更早,刚入伏的时候吧,在我的微信同学群以及当地人的朋友圈里,已经不断充斥了各种各样有关高温、停电、庄家干旱、人难熬等等的段子。只是当时,我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其实对于停电,那里的人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因为基本上近年来年年情况如此,每到盛夏季节,便会限电,人们已经习惯了。所谓限电,字面意思理解,就是限制用电的意思,具体做法就是每隔一定的时间便会停一定时间的电,比如最常见的来一天电停一天电。但是今年入夏不久,人们就发现情况更加糟糕,比如最后被媒体报道的,在8月中旬接近40度的高温天气里,最长连续8天停电,期间陆陆续续的供电总数不超过10小时。
       事情最终引起我的注意,是在8月15日和16日,我连续两天无法拨通已年过六旬并且生病的父母的电话,后来得知,家里连续停电,父母甚至没有地方给手机充电,导致他们两部手机都无法使用。这时,我才从我家乡的同学和亲友处确切了解到,已经停电超过5天了,地里大部分的庄家都干死了,很多人中暑了,村里、乡里的卫生院里都是因为中暑而挂水的人,甚至有些老人都给热死了(也可以理解为是抗不过热和本身的疾病致死)。
      于是,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些图片和简单的文字。首先关注到此情况的是渭南青年网的编辑,他们以此组稿,呼吁关注。一篇短短的简讯,一石激起千层浪。后来,渭南日报和渭南电视台的记者联系我询问情况,随后他们前去采访并作了报道。再后来省内外多家媒体纷纷深入当地采访报道,一时间掀起舆论热潮。终于,在断电8天之后,当地政府及供电部门高度重视,迎难而上,排除困难,一举解决了霸城村的用电问题。据了解,大约从8月19日起至今,霸城村的供电一直正常。
      然而,电正常了,灾情却无法避免。
       至少6000亩地绝收  农民生活陷入困境
              
       霸城村其实是当地人的叫法,原是一个自然村,后分为霸一村和霸二村两个行政村,为了方便,此文沿用前一称呼。两村大约有4500余人口,土地接近10000亩,此次旱灾大约有6000余亩地绝收。
       霸城村位于大荔县城东南方向大约10公里处,地处沙苑地带的边缘,为沙土地,农田已井水灌溉为主。此次的旱灾,原因是连续接近两个月没雨水,又持续限电,导致灌溉严重乏力造成。
       这里以出产花生、红萝卜、玉米为主。干旱的8月份,距离花生成熟大约只有一个月时间,正是花生果生长的重要阶段,此时旱死,意味着花生严重减产甚至绝产。红萝卜是两村的主要经济产业,两村有一大半的耕地种植红萝卜,8月份是红萝卜播种的季节,此时的水对于红萝卜的出苗保苗尤为重要,持续的干旱使得红萝卜苗几乎全军覆没。花生和红萝卜的绝产,意味着两村绝大部分家庭下半年的农业经济收入为零。据了解,单就已经干死的红萝卜而言,村民们每亩地的投资额度大约在500至700元之间,主要用于新推广的滴灌技术的投资、机械旋地、整行、化肥和浇水等的费用。如果这样计算,平均每户的损失更加严重。“我前半年种的玉米卖了3000多元,和间接打工的2000余元的收入,全都投入到大约10亩地的红萝卜上,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霸二村的某村民这样说,“按照往年的行情,每亩红萝卜大约可以卖到1200元左右,这样算下来,我家今年的损失至少在20000元以上,这还不算我们的人力劳动。”
 
      镜头回放:我们度过了一个九死一生、苦不堪言的夏天。
 
      走进村里的每一个地方,只要稍微一提起话题,便会有村民围上来,不几句话便会群情激奋起来。一向讷言的朴实的农民们,此刻仿佛有诉说不尽的困苦和委屈。
       “我一家3亩地,10天都没浇完,电量太少了,根本不够用。后面还有村民催促,大家都着急,都希望能保住苗子,但是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庄家干死。”
       “有人甚至拿饮水壶灌了水,拿到地里一窝一窝地浇水,还有人用喷雾器农药桶背水,到地里喷洒,但这种做法实在能力太有限,苗子还是干死了。有人种了两遍都没有用,浇不上水,照样一个死。农民确实把能想的办法都做了,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因为实在是太苦了,加上希望破灭,村子里什么情况都发生了,有两口子吵架离婚的,有欲要喝农药自杀的,真真把人能气出癌症来。我村那某某家的媳妇,到地里看到自家花生干了,萝卜苗也干了,直接就给气倒了,后来给弄到大荔县中医院,成了脑梗。就连外村收蝎子的人到我村,都连连说,你村人真是太能忍了,这一天到晚没电缺水的,白天热的没地方去,晚上热得睡不成,这也能受得了,不得了呀。可是我们不忍着,还有什么办法呢?”
       “今年这真是活人不如死了算了,活得这叫个啥人呐!把人能气地叫唤(当地方言,哭),”说这话时,霸一村的一个大约50岁左右的大男人,竟真的眼圈都红了,“今年下的苦最大,但是一苗都救不活。这也是因为今年自从三伏天以来,咱这里一直都没见过雨水,再这样干旱,真把人坑死了。”
       “更要命的是,因为停电,村里还停了饮用水,天天到处找水,喝水、做饭都成了问题,得到距离两三公里外的别村去拉水。唉,今年呀,我们霸城村的人,可真是九死一生了,苦不堪言呀!”
       当问到可否补救时,村民给出了令人沮丧的答案,“现在都立秋十几天了,补种红萝卜肯定是来不及,现在只能等到两个月后种小麦,但是因为小麦生长周期长,会影响明年的玉米种植,现在村里种植小麦的已经很少了。
       据了解,相比周边,霸城村的旱情是最严重的。
 
 
       声音:应该给我们这建个变电站。
 
       关于用电困难的问题,在霸城村由来已久,正如此文之前所说,纯朴的农民,把姿态低到了尘埃里。他们的心里也有疑惑和委屈,但是讷于表达,他们“习惯了”。
       “每年到了夏季,在城里,哪个小区或者区域停个几小时的电,市民们都怨声载道的,朋友圈、群里、论坛里早都炸成一锅粥,抱怨甚至谩骂。”该村一位在外工作,因为在网上看到家乡旱灾的报道而回乡探亲的青年说,“农民处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朴素地把限电当成司空见惯甚至理所当然,但真的是这样的吗?难道农村人,就天生命贱,应该被这样糟践吗?年年到了夏天就是这样,限电,还年年冬天装模作样地检修线路,多少年了,问题解决了没有?我看今年的旱灾,就是人祸,就是作孽!难道农民没有按时缴纳电费吗?难道电力局要求更换的那些读速可疑的电表,农民没有无条件服从吗?农民如此的温驯,却又要如此地受欺负,天理何在?”
       霸城村的用电困难,和它“尴尬”的地理位置分不开。霸城村隶属于合并前的沙底乡,沙底乡在地理位置上处于合并后的朝邑镇的西南角,霸城村处于西南的西南,最边缘的地方。在过去朝邑还是和大荔县并列的县的时候,这里便处于两县的交界处,用农民的话说,是“两不管”地带。据了解,霸城村的电,有两个来路,一条是从西边的石槽变电站过来,一条是来自东南方向的韦林镇变电站,而任何一路,霸城村都处在电网的最末端。加之线路老化,跟不上村民因为逐渐富裕而日渐加大的用电量,因此,霸城村的用电,一直是不稳定的。
       “霸一和霸二两村加起来,无论是从人口上还是土地面积上,都算是大村子,电力供应不稳定,肯定是有较大影响的。我认为,应该在这里建个变电站。”村里另一位曾经在县里乃至市里做过领导干部的人这样分析。
“对,可以建在干校(村子东头,大约和邻村交界的地方)那里,那样的话就可以完全覆盖霸一、霸二、王谦、沙底等村(都是原来沙底乡的村子),问题就可以彻底解决。”村民如此建议。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项目到底该由谁来申请,是村里呢?镇上呢?还是县供电局?”那位已退休的领导干部说,“你们媒体也可以再呼吁呼吁,也给上面的领导们一个建议,看看能否这样解决问题。”
       另据消息,镇上已经让村里统计了受灾的耕地面积及情况。对于上面的救助,村民们也是翘首以待。
 
        灾情已经形成,解决之道才更重要。在和村民的交流中,除了突出的电力问题,农民们还提到了诸多其他问题。在建设美丽乡村的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农民可以允许也可以理解,但是,人,始终是一切的根本,人,始终应该是最重要的!我们的村民,应当得到最基本的尊重!持有富足、温暖而和乐的生活!我们希望有关领导及单位能够对霸城村的电力问题引起足够的重视,适当考虑一下村民的“建变电站”提议,让问题早日解决,让明年的夏天,村民们不再遭罪!(刘晓)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欢迎投稿 |

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 
地 址: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CN61-0061邮发代号:51-69 广告经营许可证:6100004000027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陕ICP备14012065号-1 投稿邮箱:jkdbxmt@163.com
新媒体中心新闻热线029-88455676 广告代理:西安戏歆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邮箱:jkdb888@163.com Copyright 2011.All Rights Reserved